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大周王侯_ 第七六二章 惊魂-

时间:2021-01-09 12:35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大苹果小说大周王侯 第七六二章 惊魂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“你现在知道,当时娘为何那么震惊了吧。娘和你一样,完全没想到你爹爹居然会出了这么个馊主意出来。可是,那却是真的。我若说出半句假话,教我天打五雷轰顶,死无葬身之地。”王妃举手向天,咬牙发誓。

    “娘,女儿没认为你说的是假话,女儿只是不能相信,爹爹居然出了这么个主意。娘你一定没有同意是吧?”小郡主轻声道。但她其实似乎已经知道了这件事的结果,林觉早已做出了掉包的推测,否则难以解释绿舞和容妃之间的相貌的相似,以及容妃见到绿舞之后的种种表现。

    王妃没有回答,轻声继续说道:“我听了王爷的这个计划吓得要命,可王爷说,也不必惊慌,那只是他想出来的唯一能解决的办法。王爷说,他也知道此事荒唐,他不过是不忍我伤心,也不忍看着幼容发疯罢了。王爷说,愿不愿意去做,应该由容妃决定,他要我将这个计划告诉容妃,就说是我自己的主意,让容妃自行拿主意。”

    林觉心中叹道:“容妃那时候已经无路可走,但只要有任何办法,她当然都肯一试。郭冰要王妃说出此计划,让容妃自己决定,听起来似乎不是强迫,但其实跟强迫也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考虑了很久,也没敢跟幼容提及此事。直到三天之后,我去见了她一面,看见她的样子,我实在心中不忍,才提及了此事。让我没想到的是,幼容居然一口答应了下来。我本以为她会反对的,她居然答应了,一点也没有犹豫。她央求我替她去办这件事。我很害怕,我……我怎敢做这种事,当时我便后悔了,我起身跑回了家中。我不敢做,我真的不敢做。这样的事情,是要杀头的,是要满门抄斩的,我怎敢这么做。”

    王妃身子微微的发抖,似乎有些发冷。小郡主叹息一声,脱下披风上前,给王妃披上。王妃伸手攥住小郡主的手不松开,整个人颤抖的像秋风中的树叶。

    “岳母大人,但你终究还是做了是么?”林觉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王妃抬头看了林觉一眼,轻声道:“我没法子。腊月十九那天晚上,我已经上床睡了,太子府来人说,幼容要生产了。说幼容说了,要我去陪她生产,说我生过孩儿,能给她助力。说我在的话,她会安心。我没有办法,临走前,王爷告诉我说,如果有什么事情一定要告诉他,他会想想办法,保证不会出差错。我那时还没明白王爷的意思。直到后来我才明白,王爷其实已经猜到了要发生什么。”

    郭采薇搂着王妃的肩头,轻声道:“容妃是要请你去替她……掉包孩子是么?”

    王妃缓缓点头道:“是  ,我说了那件事后再没有去见幼容,可是她自己却做好了安排。她从娘家带来的稳婆和丫鬟,生产时外人一概不准靠近。我进房中之时,孩子已经快生出来了。我去了不久,那个女娃儿便出生了。……是个……挺标致的女娃儿,眉眼生的很好看。很像幼容,长大必是个美人胎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女娃儿左手臂弯处有梅花胎记是么?左胸侧首又一粒朱砂红痣是

    不是?”林觉沉声打断道。

    “你怎知道?确实如此,那胎记很是显眼,就在臂弯处。胸口确实有朱砂痣。林觉,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王妃起身惊愕问道。

    小郡主轻声道:“娘,你还不知道吧,那个女孩儿便是林觉的侧室,从小跟着他伺候他的小丫鬟绿舞。”

    “啊?有这样巧的事?怎么会这么巧?这真让人吃惊……太奇怪了,那女娃儿居然还活着?”王妃瞪大眼睛,惊的语无伦次。

    林觉轻声道:“岳母大人,您还是先说那晚的事情,关于绿舞的事情,回头我详禀于您便是。那女娃儿出生之后,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王妃缓缓坐下,喃喃道:“……女娃儿出生之后,幼容得知是个女娃儿,便跪在我面前求我帮她一次。她说,她已经全都安排好了,她要我将这孩儿抱走,到后门口换个儿子回来。她说,陆侍郎在太子府后门口正等着,她一切都安排妥当了。她说,她能信的只有我还有她以前的情郎陆非明。前几日她写了一份信送给陆非明。让陆非明帮他安排一切。陆非明也带来了回信,说会替她安排好一切的,让她安心将养。今晚,后园门口挂了红灯笼,那是她临盆的信号。陆侍郎会抱着一个买来的男孩儿在后门口等着。之所以请我来,是因为她只信我,只肯将女娃儿给我抱走。她说,这女娃儿由我交到陆非明手中抚养,她便安心了。”

    林觉和小郡主听到这里,两个人都紧张的透不过起来。整件事的发展简直让人无法预料。最终这件事居然是陆非明一手张罗的。这个陆侍郎对卫幼容看来也是余情未了。昔日情人嫁给了太子,在遭遇最大的困境的时候,他毅然挺身而出,甘冒大险,去为她做这种事情。按理说,这种事谁都不敢去做,可是陆非明做了。这足以说明陆非明和卫幼容当年确实情投意合,确实是感情深厚。只可惜造化弄人,最终不得不劳燕分飞。

    不谈这件事的对与错,只谈陆非明此人,倒是令人钦佩。起码这个人有胆量,有担当,有情有义。

    “……事已至此,我也别无选择,于是,我用长衣裹着那女孩儿出来。我是王妃身份,太子府里的人也不敢对我盘查。我假称是要去府中取一味催产的药物,便出了太子府来到后门。陆非明果然等在那里,怀里抱着一个刚出生的男婴。我将女娃儿交给他,他将男婴交给我,我转身离开的时候,他忽然开口跟我说,要我告诉幼容,善待这个孩儿。他说,他在城里没有买到刚出生的男孩儿,他没办法,自己的孩儿恰好今日刚刚出生,是个男孩儿,他只能将自己的孩儿送过来。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一个男人哭,陆非明哭的很伤心。他说,他会将这个女孩儿当成自己的亲骨肉,也请幼容放心。然后他抱着女孩儿哭着便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没敢太耽搁,将孩儿抱进房里去,送到幼容身边,我便赶紧离开了。我怕我再待下去,便会露了陷。我走之后不久,太子府便开始放鞭炮,放焰火。不久后皇后的銮驾也去了太子府,总之热热闹闹,欢欢喜喜。可我

    的心里一片冰冷,回到家中后,我在暖阁里生了几盆炭火,可是都还觉得冷。我知道,那不是冷,那是害怕,那是害怕到骨髓里的那种感觉。”

    王妃抱着肩膀,似乎回到了那个惊心动魄的夜晚,似乎感受到了那天晚上从内到外的恐惧和寒冷。虽然此刻是初夏时节,天气已经有些闷热,但她的身子却似乎在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小郡主忙起身,将林觉搭在衣架上的披风拿在手里要给王妃披上,王妃却摆了摆手,坐正了身子。伸手端起酒杯再饮半杯,神态也恢复正常。

    “岳母大人,此事岳父大人是否知晓呢?”林觉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王妃轻声道:“我当然要告诉他,这么大的事情,我怎么能不告诉他。第二天一早,我便将事情告诉了王爷。我本以为王爷会怪我自作主张的,但王爷只是皱眉沉默了一会儿,说了句:事已至此,当三缄其口。从此后你不能再和卫幼容有丝毫的来往瓜葛,否则……迟早有一天,会招致大祸临头。我知道王爷说的是对了,做了那样的事情,倘若再和幼容多接触,我和她都难免露出破绽来,只有不再来往,她能放心,我也能得到安宁。本来我们那一年是要留在京城过年的,王爷第二天便进宫辞行,以杭州海匪子啊新年欲有动作为名,带着我和昆儿薇儿离开京城冒雪回了杭州。这之后,我们回京城也再不跟幼容来往,幼容也没有再找我。”

    林觉陷入深深的沉思之中。之前在查探绿舞出身的时候,林觉已经隐隐得出了狸猫换太子的猜想。所以,听了王妃所叙述之事,林觉虽然震惊,但其实心里还是有些准备的。然而,当这一切成为事实之后,林觉还是觉得相当的不真实。

    其一,绿舞的身份现在已经基本上能确定下来了。她真的是容妃的女儿。换句话说,她是当今皇上郭冲的女儿,她是一个身上流淌着皇族血脉的公主。林觉脑洞再大,从为绿舞查勘身份开始,也从没想到绿舞居然是一位公主。那个十几年来伺候在自己身边的小丫鬟,那个胆小柔弱却又有些小小任性的可爱少女居然是位公主。即便之前有了一点点的心理建设,但事实在眼前时,林觉还是觉得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其二,这个掉包的计策的提出者居然是郭冰。虽然他看上去似乎只是说出了这个计划而已,并没有亲自参与实施此事。似乎跟最终发生的事情毫无关系。但林觉却认为,这件事中郭冰才是那个始作俑者。正是他打开了魔鬼的盒子,放出了魔鬼。在那种情形之下,这个魔鬼的念头一旦放出,便牢牢的攫取了走投无路的卫幼容的思想。让她不顾一切的这么做了。

    王妃在其中,严格算起来其实只是个工具。郭冰通过王妃之口放出了这个念头,王妃只不过是成为这计划的一环罢了。

    但问题是,郭冰为什么会提出这样的掉包计划?这是最匪夷所思之事。这跟他的身份完全不能相符。卫幼容的生死难道比皇族的血脉纯正更为重要?他这么做难道仅仅是为了救人?这显然是说不过去的。这也是林觉倍感困惑之处。

    :。: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